日月潭文武廟

台灣南投縣魚池鄉中正路63號

Friday, Aug 01st

Last update:11:45:31 PM GMT

文武廟的歷史

文武廟雄峙於日月潭北面山麓,金黃色的殿宇,渾厚輝煌。氣勢非凡,而又格調高雅。其源遠流長,歷經前賢今人的戮力營謀,信土大德的虔敬支持,方能有此弘闊格局。

故其歷史沿革,彌足珍貴。本廟始建於民國二十三年(1934)。初始,日月潭水域有兩間宮廟,一為日月村的「益化堂」,二為水社村的「龍鳳宮」。二廟的神祇,保境安民,向為居民所敬奉。不止於漢人,即連卜居於此的邵族原住民,在歷經瘟疫的侵襲後,祈求眾神施法保祐,疫情得以消沈,也開始祭祀神明。日治時期,規畫日月潭水力開發,擬興建亞洲最大的水力發電廠。開鑿山洞,引濁水溪水以注潭內。

民國二十三年(1934),日月潭水位上升二十餘公尺,潭邊耕地淪為水域,居民被迫遷移,而「益化堂」和「龍鳳宮」也是如此。為免神像分散奉侍,經二廟管理人及地方人士協商,決議擇地興建合祀二廟神祇的新廟。於是推舉當時魚池庄庄長陳金龍為主任委員,黃火爐為副主任委員,黃佛緣、黃朝來、黃阿珠、賴江和等為常務委員,地方人士三十六人為委員,積極籌建。籌建委員會申請租用日月潭北山保安林地為廟地,以南朝式磚木、臺灣瓦為建材,於二十三年(1934)十一月興工,歷經四年,於二十七年(1938)竣工,基地面積零點五四三五公頃,建築物面積八十坪。奉祀孔子、文昌帝君、關聖帝君及從祀諸神,故統稱「文武廟」。

「文武廟」於民國四十七年(1958),為適應實際需要,並遵照政府規定,成立管理委員會,由洪振諒擔任第一屆主任委員。訂立章程及管理細則,作為廟務處理及推廣的依據。五十三年(1964),籌建招待所,越明年招待所落成,湖邊碼頭及登天梯也完成,水陸交通便捷,香客日增。五十六年(1967),管理委員會鑒於香客前來參拜的數量大增,廟庭及腹地狹小,而廟又已舊,亟需重建。於是在五十七年(1968),將管理委員會改組為財團法人制,成立董事會,定名為「財團法人臺灣省日月潭文武廟」。董事會負責管理廟務,並推動重建工作。重建工程於五十八年(1969)八月展開,邀請當時南投縣長林洋港破土,正式開工。

由於工程浩大,人力及經費所需甚殷,於是廣邀地方熱心人士共襄盛舉,得到熱烈的回應。木業鉅子孫海支援推土機整地,其一例也。而政府當局對本廟的重建,期許甚高,多方支援,亦為一大助力。乃因擘畫精細,分工合作良好,工程進行順利。六十年(1971)主體建築已大部完成,六十一年(1972)一月舉行鎮座安香典禮。嗣後續辦零星工程,美化環境,而於六十五年(1976.)年正式落成。基地面積一點零二二四公頃,建築物面積一千零六十一坪,總工程費二千一百五十餘萬。所用木石材料之貴,雕刻技術之精美,就當前寺廟建築而言,實無出其右。殿宇輝煌,格局弘闊,文武廟乃氣象一新。重建期間,政府最高當局的重視和支援,是使工程得以儘快完成的主因。開工之初,總統 蔣公親臨本廟基地,垂詢工程狀況,喻示:氣魄要大,廟埕宜寬,並以「前、中、後三殿式」中國北朝式宮殿建築興建。武殿奉祀關聖帝君與岳武穆王,文殿奉祀至聖先師孔子。依據喻示,如此浩大的工程,本來計畫要經十年才能完工。而 蔣公巡狩日月潭之際,曾七度幸臨,詢問工程進度及經費籌措情形,並面喻縮短建築期限,希望在建國六十周年時完成,復喻示有關首長酌予支援。蒙省政府主席陳大慶、省議會議長謝東閔、臺北市長高玉樹、南投縣長林洋港等,多所鼓勵支持。又有四方信士及熱心人士,籌資出力,二千多萬建築經費,均來自樂意支助及自動捐獻。眾志成城,肯堂肯構,於是重建工程得以如期完成。

七十六年(1987),為服務日增的信士和遊客,董監事會倡議,將原有逼側簡單的招待所改建為香客大樓,七十八年(1989)樓成,命名為「文武廟附設景聖樓大飯店」,提供各種餐飲住宿的服務。景聖樓矗立於日月潭畔,是絕佳的渡假飯店。八十八年(1999)九月二十一日凌晨,魚池地區發生芮氏7.8級大地震,瞬間地坼山崩,文武廟廟埕坼裂,前殿塌陷毀損,鐘樓倒塌,中後二殿結構損毀。附設的景聖樓半倒。此即令人言之色變的臺灣「九二一」大地震。逢此巨變,雖然人心惶惶。而本廟董事會處變不驚,決議積極整建。執行人等戮力策畫,奔波籌款。整建經費除向銀行申貸之外,蒙受日月潭國家風景管理處、南投縣政府、臺電電源開發基金會補助經費,遊客信眾及友廟的資助也居功厥偉。終於九十二年(2003)整建完成,並於廟埕樹立「贔屭馱石碑」,感謝各界協助整建的功德。

整建期間,問題重重,諸如:新舊建材的融合,原有形貌的維護,防震能力的加強,原本工作的延續…執事人員一一克服,更力圖盡美盡善。整修完成之後,歷劫之蹟泯除,弘偉氣象復振,信眾遊客倍增,象徵本廟的可長可久。溯其源始,詳其流變,文武廟乃由蕞爾兩小廟所組成,初始之簡單狹隘,重建為恢弘雄大。大地震的毀傷,適足為新氣象和格局的啟迪。源始流變,其貌雖不同,而其精神則始終一貫。此即「文能安境,武能定國」,為信士所仰,乃百姓所愛的精神。故能忠昭日月,義貫乾坤,與靈山勝水共千秋也。